我想成为一个画漫画的人”——专访《黑吃黑》主笔卢元通

我想成为一个画漫画的人”——专访《黑吃黑》主笔卢元通

2017-11-24 17:16

  说到最近让小编为之一振的事是什么,不是新买了什么周边,也不是近来吃了哪家菜馆,而是由我们漫域出品的原创漫画《黑吃黑》在有妖气原创漫画网站的恐怖榜、新作榜、上升榜当中均跻身前50名啦!在诸多精品新作当中取得这样的成绩着实不易,真是让小编无比!今天小编也有幸邀请到这部漫画的主笔卢元通先生,请他来为大家分享下他与漫画的故事。

  说到最近让小编为之一振的事是什么,不是新买了什么周边,也不是近来吃了哪家菜馆,而是由我们漫域出品的原创漫画《黑吃黑》在有妖气原创漫画网站的恐怖榜、新作榜、上升榜当中均跻身前50名啦!在诸多精品新作当中取得这样的成绩着实不易,真是让小编无比!今天小编也有幸邀请到这部漫画的主笔卢元通先生,请他来为大家分享下他与漫画的故事。

  《黑吃黑》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以商业、公司的名义去创作的漫画,此前我如闲云野鹤般的隐士一样,只为了自己的创作而创作漫画,却憧憬着加入团队后的澎湃。仔细想想,画漫画这件事从我12岁开始便镶嵌于我的生活中,在我初中时就已经开始用身边的同学们作为原型来改编成漫画,那些剧情大多具有很强的冲击力,甚至于在我长大后再去回顾这段日子的时候,会觉得曾经的我原来竟然有如此暴烈的元气,或许那就是人类成长到思春期后所独有的一种力量,是生殖之力、是变革之力、是集体无意识之力。那时的我近乎疯狂且地借助漫画这件事表达着自己对于周围事物的认识,其中包括了自己的性心理、审美意识、运动美学等。一定要提的是,我很感谢那时我的美术老师吴先生,他提供了一间大大的画室让我们三四个为数不多的喜欢美术的孩子每周去那里画画。现在看来,画画似乎就是解放我的人生的唯一口岸,所以某种角度来说,不是我选择去画画,而是我必须画画,画画这件事可以学,但是那并不是自然的。

  我讨厌数学数字、甚至可以说我讨厌的认知,因为我完全不是一个的人,因此我更善于通过感性的感觉来认识世界。这种思维,或者说这团混沌之物,也许是遗传的父亲。这样的一种混沌,一方面让我拥有了在别人看来所谓的艺术天赋,但同时它也有很不妙的“负”作用,它会让我迷茫、自闭、木讷、孤僻。但我觉得我能承受得起这样的灵魂。在我23岁时,我渐渐感觉到属于我的就是不能浪费掉父亲遗传的基因,是他凭着运气也好、努力也罢,从福建省的深山之中千里迢迢来到,遇见了我的母亲,并和她结婚生下了我,时至今日,我成为了现在的我。在我生命中最寂静的地方隐隐约刻着两个字:继承。也许这就是我的吧。

  在我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对自己灵魂的追根溯源后就得到了这样的力量,这应该是历史的力量,历史让你知道你是谁,让你你该有的“辉煌”或者说“荣耀”。我觉得一个人要知道自己的历史、一个国家也要知道自己的历史,有句话不是说“欲灭其国,先毁其史”嘛,如果,一个人成功地让你忘记你曾是威武的狮子,那么你也许真的会把自己当成一只病猫并在未来的日子里一蹶不振。

  哪怕现在的我生不逢时,我也要用我的这份力量来贡献我国的文化创意产业,为了民族的历史,为了民族的崛起和延续而服务。但话说回来,归根结底这不是我想这样做,而是我只能这样做。

  我从小很喜欢看东西,我喜欢“色”,却不知什么是“空”。我需要看各种各样的东西,他让我上瘾、满足、欣赏、留恋、喜爱、着迷,更让我想去“再现”它。艺术家最重要的一个素质,就是要有强烈的再现欲,如果压根没有这样的,或者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审美,那么他很难称得上是艺术家。而且正因为有了形形色色的艺术家,才有了现界上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

  我不知道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去尝试画画的人,也许正是那个人,他被眼前的风景、野生的动物所,坐在山洞外面悠闲地拿起了一个,在地上画出了一头牛,那头牛的样子和真正的牛不一样,那是他心中的牛——最最“真实”的牛。

  谈到漫画,我不认为漫画本身有什么可以值得大讲特讲的东西,因为我对它的认识也实在是浅薄得可以。我觉得今天的漫画,应该是一个用画面承载故事去表达的媒介,重要的并不是漫画怎么画,而是作为一个人,你必须要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艺术向来是由艺术家创造的,艺术家并发掘了这个世界不易被人察觉到的微妙的美的存在,并想尽办法去再现它,于是这便成了艺术。

  由此我们也可以知道,漫画是由漫画家于讲故事的人一起创造的。那么就像我刚才说的,最重要的是要认清自己是谁,如果你是一个爱登山的人,那么你可以成为漫画家,因为你一定有很多关于登山的奇闻逸事和专业知识可以告诉大家;如果你曾经邂逅过一个女孩,但是之后你因为再也没有见过她而感到遗憾和痛苦,那么你也可以成为漫画家,因为你可以告诉大家这段奇遇和那个女孩是多么美妙。所以在我看来漫画家要努力的方向,压根就不在漫画上,而是在于对自己的探究。

  《黑吃黑》这部作品,虽然是由我担任主笔绘画,但他的故事是由我的领导所编写,可以这样讲,这部作品不仅仅是为了公司的发展,也承载了他的梦想,我知道他真的想要这部漫画,所以我愿意去画。凡事从心而做,必有拙美。如果《黑吃黑》只是两个孩子互相商量着一个编一个画,这样去画着玩的东西也就无所谓了,但就是因为它存在于大的商业下,介入了竞争、了,才让审美和创作的过程都变得十分不自然。对于这样刻意为之的创作方式我并没有任何的意思,只是觉得,看漫画也好,画漫画也好,不用那么“认真”。但有一点我认为是个原则上的事,那就是不要自己,所以我也想对自己说,请拿出不去自己的勇气去大胆创作吧!

  作为漫画《黑吃黑》的主笔,在此我要感谢我们公司提供了这样的舞台让我挥洒画笔,也感谢我的领导慧眼识才,对我委以重任!其实这算是结束了我漫长的在野(学生)身份。

  有人问过我的梦想是什么,我觉得从大的方面来说,仅仅是想画画而已,若是再具体点的话,就是成为一个画漫画的人,我想让大家看到我试图表达的东西,并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来到漫域,我觉得这是我实现这一梦想的第一步。以上诸多即是我对于漫画的一些的认知,仅代表个人见解,其中或有些观点值得商榷,如有得罪,还望大家多多海涵才是。